千島湖 雲水·格

需要一個無華的場景,上演一場溫柔的邂逅。如何用船槳編制一道波林,讓你感受光影如梭,如何用畫筆勾勒出水的表情,讓你體會一顆心,在空氣裏呼吸如纏綿,像漣漪般,無可意會。

千島湖,一個萬千好山守護一方好水的地方.甲方在幾年前就已經迷戀上這片天地,所以這個項目的載體建築-由德國GMP公司設計的12棟soho型別墅在兩年前就已完工,但是甲方一直抱著珍惜這片山水的態度,沒有輕易招商,在2014年的年初,在多重考慮下,甲方決定把這裏做成由自己管理的精品度假型酒店,就此開始了我與它的緣分.

Before design

12棟建築的設計風格秉持著GMP公司的一貫德式路線--幹淨簡潔幹練,這個前提,比甲方要求的設計和施工要速度快這一要求來得更有挑戰.我認爲.

創想:

不談論風格,只幻想它將入眼那一刻的感受,這片山水,我無法定義它的優雅與雄壯,只能把我看到的感覺到的,化成縮影,融入在空間之內.如同這個空間是個畫板,我則是那個畫家,把我看到的畫進畫框.

畫框與畫作,舞台與主角

前面提到了建築風格是現代簡單幹練的,所以結合甲方要求的速度快這一前提,我便提出,硬裝一切從簡的做法.所以畫布與舞台就從這純白的幹淨的基底開始,地上的白色地板與牆面的簡單白色粉飾將直白的襯托出之後要在這裏上演的一場室內外的對話,一副意想出的山水,一出沒有言語的戲劇.

設計的重點表達在了每一組家具的形式,每一個細節的表達.家具即是這出戲的主角.在大堂裏,我們用實木雕琢出了兩葉舟,其一被我們用支架的方式懸空在了這個空間裏,讓它漂浮在了空氣裏,像水已經充盈了這裏,船槳被我們藝化成了屏風與擺件,配以如荷花一般挺立的”飄浮椅”,再用細竹編制成的網格作爲吊頂,透過燈光把竹影撒向了白色的牆面,這就是我要訴說的,扁舟浮湖面.

在餐廳裏,我們把枯樹鑲嵌在了桌子上面,結合光影的互動,一副山林便如此. 

客房裏,用以一顆石子觸碰水面那一刹那的波動作爲沙發的形式出現,漣漪一般的撒出幾輪優雅的弧線,便成就了空間裏的水的動與靜態.我們尋找出一顆樹,一支藤,一顆石子,一個魚婁,經過精細的加工,小心翼翼的放置它們的位置,就像本該出現的出現,填補出整個構圖中的主次角色.

靜即是動,動即是靜,表現動態的線條與靜止的事物互相蔓延,古樸的質感與精致的雕琢相互碾碎,就此畫出一出幻想中的山水戲.